今天是:
值班热线:0831-2328290
您的位置:首页 > 流杯池文化 > 情感·闲情 > 正文
格桑之城
日期:2017-09-04 14:06:24 来源:宜宾晚报

□ 刘腊梅

城里乡下,公路两旁,河畔公园,大凡你想得到的公共空地,都被格桑花征伐了。红的紫的白的粉的,花样子很简单,以其色彩和势众取胜,一不小心就在你眼前铺开一片,开成了自家的菜园子。

这个城市最铺张的便是花了,动辄就是花海花谷,官家或是商家将各种花成片地栽种,各种色彩有序地排布,像等待检阅的花阵,让城市温情脉脉。

我们驱车去一个古镇,公路盘山而上,回环曲折,公路两旁色彩鲜艳夺目,是近两年刚刚流行起来的格桑花。也不分个季节,说开就开,此地败了彼地又开,彼地始谢此地又发,又野又艳,怎么开也开不败。车子转一个弯就是一片小小花海,好像是给你一点开车疲乏的甜头,旅程的心情自然愉悦了几分。

第一次认识此君,是去草原,被它的名字美到了。名字从当地导游嘴里蹦出来,异域又新鲜,但导游只负责让我们知道那是一种高原名花,不负责让我们见识,我努力从名字里去想像它的样子。想象中,它有别国它乡的情调儿,是莽莽草原的公主。不曾想,这样遥远的花种竟跋山涉水在自己生活的城市开得成了灾。城里乡下,公路两旁,河畔公园,大凡你想得到的公共空地,都被格桑花征伐了。红的紫的白的粉的,花样子很简单,以其色彩和势众取胜,一不小心就在你眼前铺开一片,开成了自家的菜园子。

河畔之滨刚刚开出格桑的时候,人们简直爱疯了,打着散步的由头来看花,借花来为自己的美丽打分,去夺艳,去争宠,每天花丛间人影比蝶影忙碌,那些天,每刷新一次朋友圈,都能看到里面被格桑花霸了屏。母亲来过几回,爱花的她也心动了,让我给她弄些花种拿回老家去播洒。这外来的物种竟能让一个农村耕作半生的老太太情动至此。

格桑本是高原花种,我生活这个城市海拔达不到它的最佳生存状态,不知道是它迁就城市屈就自己,还是高科技让它改变了某部分性能。人类的科学技术你不得不服,可以把老人变成少妇,至于移花接木这样的技术含量只算是小儿科。所以,一个花种的改变是可以不费什么周章的。又或者,它们只是格桑的某个不算太挑剔的支系,它们开得忽略了自己的种族。

不管何种原因,这些外来户们在此地安家落户,而且喧宾夺主,你不得不佩服它顽强的适应力和生命力。

如果允许我为这座城市起个乳名,且唤它”格桑之城”。

(编辑 兰东 主编 庞依依)


时政
民生
晚报美图
主办单位:宜宾晚报社 技术支持:金江网
宜宾晚报地址:四川省宜宾市南岸长江大道中段27号 新闻热线:0831-99125 读者服务部:0831-2339567 网站联系电话:0831-2339567 QQ:59227734
发行部:0831-2332012 订报热线:0831-2339538 Copyright 2008 宜宾晚报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
蜀ICP备13008762号 备案号:川新备06--120010 宜宾市网监支队备案登记号:5115000312 川公网安备 5115020200011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