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值班热线:0831-2328290
您的位置:首页 > 流杯池文化 > 文化·聚焦 > 正文
麻线街:这里住着治水的“川主”与怀旧的人
日期:2017-09-07 14:53:42 来源:宜宾晚报

古城宜宾,三江汇流,金沙江、岷江既带来了得天独厚的水码头之利,成就“填不满的叙府”的商贾繁华,但街市临江,也面临着夏季涨水的忧患。于是人们供奉了一位“镇水大神”。

在沿江的一条曲折老街上,就有这么一个庙宇,供奉着能够治水、镇水的“川主菩萨”李冰。这条老街,旧时叫“川主街”,如今叫“麻线街”。

2017年,麻线街、工业街一带的棚户区棚改工作启动,一些老街、老房、老院将悄然退场,它们曾经的容颜除了鲜活在老居民的记忆里,也许只能留在这张薄薄的报纸上。

“400岁”的川主庙

“川主菩萨”李冰,本是战国时代秦国蜀郡(今成都一带)太守,因治水有功,尤其是都江堰水利工程将年年泽国的四川变为沃野千里的“天府之国”,因而被后人尊为“川主”。麻线街上供奉李冰的川主庙,自明成化年间始建,已有400多岁,在城中诸庙中也算历史悠久。

住持李明融告诉我们,川主庙以前分为上下两大院,以“过街楼”(老居民又叫它“吊脚楼”)连通,占地1800平方米,当时的殿宇雄伟古朴,主要供奉李冰和道教“三清”,神像庄严,泥塑金身,历来香火不断,善男信女逾千。上世纪50年代,当时的住持将下院部分庙宇捐给国家兴办教育,成为麻线街小学校址;“文革”期间“破四旧”,上院部分庙宇殿堂遭侵占、毁坏,直到上世纪80年代,川主庙经省政府批准成为宜宾市第一批开放的宗教活动场地,才将600多平方米四合院恢复旧观,作为了道教活动基地。

9月5日,我们走进黄葛树华盖浓荫覆盖下的川主庙,当天农历七月十五“盂兰节”,也是民间俗称的“中元节”“七月半”,庙内香火飘渺,很多老人家在庙中虔诚烧香祈福,祭祀先人,这座坐北朝南的四合院在淅淅沥沥的雨中,格外庄重而肃穆。

与水有关的日子

据老人们说,在清末、民国时期,“川主会”是宜宾著名的“四大神会”之一,川主庙的祭仪也是热闹非常。遗憾的是,“川主”也难以镇住汛期洪水。家住麻线街旁锅铺巷的谢树华,开着一家名为“谢哥副食”的小店,对“涨大水”已是屡见不鲜了。“房子不进水,我们不搬家。提前搬了,它倒不涨了。”谢哥很是幽默和淡定。他听老辈子讲,上世纪四五十年代,这片街市挨着水码头,繁华得很,好比今天的城中心大什字。但每年夏天的洪水,很叫人恼火,“尤其是1966年那场大水,这片的低矮平房都遭冲起走了。”那年谢哥已经9岁了,回忆起来绘声绘色。现在上游的向家坝水电站可以调节洪峰,而防洪堤也有效将滔滔江水与居民房隔绝开,谢哥最大的苦恼是年年阴沟水内灌,身处棚户区的他,也在等待搬家。

68号大院曾经的青春

两扇木门,已有上百年历史,厚重却斑驳,掩映着麻线街68号大院。1957年,温永明在这里出世,在他的记忆里,这里曾经干净、敞亮,不是现在脏乱破败的模样。

温永明记得,这个院子最初有6户人家居住,后来渐渐来了8家,如今“条件好点的都搬走了,只有3户人家住了”。印象中,大院里最热闹的时候是上世纪70年代,各家各户的孩子都长大了,如他一般10多岁的少年有六七个,还有些20来岁的年轻人。温永明的姐姐那时是街道的团委书记,做青年工作,每天从早到晚,都有川流不息的年轻人来到这个院子里,唱歌、说笑,什么都挡不住青春的热情和欢乐。这也成为温永明记忆中“阳光灿烂的日子。”

1966年、1991年的两场大水来势汹汹,淹没了大院厚重的木门和人家,一个个夏天过去,一场场大水退去,年深日久,大院日渐衰败。再加上各户为了增加居住面积而在院中改建房屋,大院越发杂乱。

三十年前那个明亮而充满欢声笑语的大院,已在温永明记忆里褪色。如今他已物色好了南岸的某处小区,期待在那里开始新生活。

鲜活在记忆中的小街

宜宾有位知名摄影师曾说过,老街小巷要在雨天才更有味道。走进麻线街那天,秋雨滴答,街边的树木花草都被雨水浸润得青翠,而青瓦屋檐下的水滴珠连,也是老街才有的风景。

李久迁、王顺治夫妻住在麻线街74号附5号,门前是一条青石板砌成的梯坎。他俩的老屋也在棚改范围内,但照样把日子过得清清爽爽、一丝不苟。他们在青石梯边种了花草,月季娇红,南瓜花爬在小青瓦屋檐上,色彩明丽,屋里屋外,窗明几净。王顺治阿姨说,这里常遭火灾,夏天热得呆不住,也没条件装空调,他们也盼着快补偿安置早早搬走,虽然迟早要搬,但现在也是自己住,打扫干净了住着才舒服。

王顺治也是土生土长的“麻线街人”,上世纪70年代结婚时搬走,前几年母亲去世了,她和丈夫又搬回了老屋。

她印象中的麻线街,也是热热闹闹的,街上有豆腐社、粉条厂、猪鬃厂、麻线车间,离城中心也近,买什么都方便。她家过去还是“江景房”,街对面的商住楼、翠屏区农资公司宿舍还没有修起来之前,从她家的窗口,可以看见滔滔的河水,看见河上的渡船,也看得见对岸的青青七星山。

“街上是乱石板路,骑自行车都颠得凶哦。”王顺治说,当时沿街住户是小青瓦房、签子门———如今这种门,只能去李庄的席子巷中才能看见了。像许多老城老街上长大的人一样,王顺治最怀念的也是那份邻里情谊,“穷是穷点,硬是团结”。她记得,曾有邻居是割牛草为生的孤老人,大家都对她嘘寒问暖,很是照顾;还有家人,姓练,在搬运公司拖板车,因为进院是上坡,大人娃儿看见了,都会搭一把手推车……记忆中的岁月,泛着温暖而怀旧的光。

慢慢的,麻线街也像城中无数老街一样冷清了。以前半夜两三点都敢在街上走,夏夜歇凉从不关门,现在晚上散步回来,都要打电筒照明壮胆。

“现在和邻居还有联系,可以电话联系。”王顺治感到很安慰,人世永远是云一般聚拢,又水一般流去,但麻线街,记住了他们人生中金黄色的时光。

晚报记者 张新/文 叶昌荣/图

(编辑 兰东 主编 庞依依)


时政
民生
晚报美图
主办单位:宜宾晚报社 技术支持:金江网
宜宾晚报地址:四川省宜宾市南岸长江大道中段27号 新闻热线:0831-99125 读者服务部:0831-2339567 网站联系电话:0831-2339567 QQ:59227734
发行部:0831-2332012 订报热线:0831-2339538 Copyright 2008 宜宾晚报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
蜀ICP备13008762号 备案号:川新备06--120010 宜宾市网监支队备案登记号:5115000312 川公网安备 51150202000118号